【青春还乡】不让老技艺就此消失:办艺术季、挖掘在地职人,他要

距离台北车程仅40分钟,然而穿过雪隧后的风景却截然不同;那里没有矗立的建筑大厦,放眼望去尽是零星的红砖矮房与水田。

这座曾被认为是青年人口外移、劳动力缺乏的高龄小镇,「艺术季」却在境内老街年年举办;不仅吸引着国内外游客特地到访,更罕见地出现「人口拉力」现象。除了外籍移居者不断出现,青年也渐渐地愿意移居至小镇长栖。如今,这座小镇不再是「传统文化凋零」的凄凉景况,而是擦亮在地长辈作为「文化耆老」、「斜槓职人」的艺术招牌。

自小在外地读书的他,是什幺缘故让他日渐扎根于宜兰头城?他做到的不仅是挖掘在地传统文化之美、激荡更多当地青年返乡的可能性,而是让每个拜访的游客,都感受到与众不同的在地生活,让宜兰头城之美,成了当地「带也带不走」的「生活体验」。

【青春还乡】不让老技艺就此消失:办艺术季、挖掘在地职人,他要
有趣的头城老街今昔对比。
不愿当「宜兰天龙人」,不到30岁就投入地方创生事业

宜兰头城人,历史系背景出身又专研企业创新设计的彭仁鸿,因为一次偶然的故乡研究计画主题,被同为老乡的教授点醒:「这像是一份天龙人视角写出来的报告。」

这句警语,让彭仁鸿开始思考他心中所谓的「在地认同感」。秉持着研究精神,年仅25岁的彭仁鸿硕士毕业、準备服役,竟一捨科技业和知名企业的就业机会,转身投入「城乡规划」。这个由经济部、政大与宜兰县政府三方合作所释出的职缺,成了彭仁鸿全面性认识全宜兰城乡特色的契机。

短短三年时光,打开了他接起「在地传统文化」与「社区营造」两者连结的重要关键时刻。先是换位思考,以公务员的角度认识在地产官学系统的关键人物;再进入地方社区大学进修「社区规划师培训课程」,不放过任何可能机会;接着辗转申请到2014年文化部的青年村落计画,让他有经费着手筹办第一届的头城老街艺术季。这些经历一手催生了彭仁鸿创办「金鱼厝边」—— 持续投入地方创生、复甦传统文化的能力。

【青春还乡】不让老技艺就此消失:办艺术季、挖掘在地职人,他要
身为返乡青年的彭仁鸿,辗转关注到青年返乡、关係人口的议题,也随即投入于头城的在地复兴之路。

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之下,他加入宜兰县青年事务委员会,透过在地的宜兰青年学院,让他辗转关注到青年返乡、关係人口的议题。

关係人口一词,即是介于「定居人口」以及「交流人口」之间。举例来说,像是宜兰人得往返北部地区就业,又或是就读大学而留居在地的年轻人;而「关係人口」对于老化小镇来说,是吸引人才定居、复甦在地的重要「关键」。

彭仁鸿打趣地说,他不像一般返乡青年「点、线、面」地扩大创生思维,而是颠倒过来的「面、线、点」;先是在公务体系了解全宜兰的地方风貌,随后聚焦于头城在地生活。有赖于这份与众不同的经历,让彭仁鸿近几年于在地的贡献,就好比是日本近年兴起的「地域振兴协力队」,靠着「连结」让都市人愿意搬到乡下去,定居下来。

要把离乡青年那条像风筝般的线拉回,不只是地方文化要复甦;而是要让这些北漂青年感受到宜兰头城有个无法複製的「生活步调」。唯有体验到家乡生活的美好,才有可能将这些离岸的风筝,一步步拉回来。

【青春还乡】不让老技艺就此消失:办艺术季、挖掘在地职人,他要
要让青年感受到宜兰头城无法複製的生活步调,有时藉由外籍艺术家进驻所带来的崭新观点,反而能让异国文化与在地文化碰撞出新火花,也激发出我们对「生活」的不同想像。图为来自阿根廷的年轻艺术家Marina Burana明莲花(右边数来第三位)。
在地艺术与传统文化很冷门?那就把这些元素拉到「生活」中

彭仁鸿自称是个「搭桥人」,从青年学院到举办宜兰乡镇创意论坛,这些积累的能量不断促使他更深入认识地方区域的特色。他引领着青年进入地方、再度认识地方;而身为爱乡、爱土的在地人,更不愿让这些地方创生的活动沦为数字绩效。这也点醒了他,与其让艺术季成了地方文化、在地职人展示工艺的一次性活动,倒不如让它长久积累出一片文化风貌。

借鉴于宜兰举办多年的童玩节、绿色博览会,彭仁鸿观察到,从地方长出的「文化活动」其实是凝结在地情感的重要平台。因此每年举办的「头城老街文化艺术季」,主题都从挖掘生活出发,让居住在头城的民众,藉由围绕头城生活的艺术创作,进而与在地乡土有所连结。

于是,从第一届的国际艺术家与在地职人的激荡出发,三顾茅庐找到当地书法世家的三代传人康怀,和美国艺术家Carmeron Hanson,用光影结合书法激荡出传统融合西洋的艺术成果。而为了激励更多外地游子对头城的认识,彭仁鸿还针对艺术季的职人故事,开创了《青银誌》,成了青年创意与耆老智慧的重要资料记录库。随后又以地方耆老、地方家族特色出发的「巷弄里的那户人家」,找到头城的家族故事、技艺传承,以及新头城人三面向,如何为头城在地编织出新一代的在地文化。

最令人惊豔地,则是以「巷弄里的草根生活」为题,走向巷弄里实际挖掘「斜槓职人」。像是早上经营鸡肉舖子、同为写生工笔画家的70岁长辈杨美华;或是中药房老闆娘,但也是拼布画专家的赖淑真等等。这些与众不同、难以被複製的草根文化,则是一步步积攒出宜兰头城与众不同的「文化风采」。显然地,艺术季早已潜移默化地成了在地居民情感交流的平台。

彭仁鸿不仅是文化保存的实践者,如今也还在大学课程内担任培力讲师,使更多的青年人才能成为「洄乡」的培力军;像是翻译起店家菜单,让小镇吸引更多国际观光客,甚至提出创业方案,更是前往日本知名地方创生的四国大学进行交流。

金鱼厝边是青年返乡的团队,他们并不以当地创生的文化成果作为终点,而是走进高等教育现场,实际在第一线蹲点与青年对话、培育,作为未来返乡人才的重要起始点。

【青春还乡】不让老技艺就此消失:办艺术季、挖掘在地职人,他要
已届高龄65岁的大南信也(图中央),是日本四国神山町「地方创生」的灵魂人物,美国史丹佛毕业后选择返乡,花费40年的时光就是为了要振兴家乡。彭仁鸿带领东吴大学的学生与大南信也进行交流。

从实践者到教育者、培力者,彭仁鸿的目标,就是要打造出「洄乡」永续生态圈;换言之,就是将「人才培育」作为地方创生源头,激发在地人与文化情感的连结,进而吸引国内外青年人口不仅短暂驻足,更是深刻感受、享受头城巷弄中无法被複製的「乡土之美」。

一个33岁的返乡青年,正在期许更多青年听到这首动人纯朴的文化复兴进行曲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